《人在三國剛下赤兔》[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 第10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劉備換上美美的衣服,來到了洛陽最大的花樓——溱淮樓,旁邊的小酒館喝花酒。

小酒館的陪侍雖然沒有溱淮樓里的姐姐們漂亮,但畢竟離的近呀,耳濡目染之下也學會了樓里姐姐們一些勾人心魄的手段。

所謂姿色不夠,技術來湊。那千般勸酒的手段讓劉備都佩服不已,不一會便把他哄得喝了十多杯。

劉備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推門而出,就要去如廁。

路過大廳時忽然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劉備揉了揉醉眼惺忪的雙目,方才敢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大廳正**的一張圓桌上,一黑臉環眼的大肚漢正左擁右抱喝得痛快,在他旁邊一青衫紅臉的男人正捧着本《春秋》看得津津有味,不時拿起桌上的酒杯小酌一口。

他身旁的妹子無聊的擺弄着手絹,只有等他喝完一杯時妹子才有倒酒的事可做。

「二弟三弟?」劉備用不太確定的語氣問道。

那黑臉大肚漢正是張飛,旁邊的紅臉長須者正是關羽。

張飛聽到劉備的聲音嚇了一跳,關羽不為所動,正看書看得入迷。

熟人在這種地方遇到尚且尷尬,更何況是兄弟家。

劉備奇怪的問道:「我不是把你們賣藝得來的錢都拿走了么?你們哪來的錢喝花酒。」

張飛支支吾吾了半天,這才在劉備的逼問下說出了實情。

「大哥,你走了以後,來了個收破爛的老頭,我倆看你每天早出晚歸的,也沒空練武,那桿霸王槍都放在那都起蜘蛛網了,索性就給賣了。」

劉備聽完張飛的話,差點沒背過氣去。

「賣了多少!?」他強忍着怒氣問道。

「200文。」張飛低着頭答道。

「三弟啊,三弟啊,那桿霸王槍當初請人打造的時候可是花了你1錠金子啊,你200文就給我賣了,我以後用什麼啊?赤手空拳給人打么?」劉備痛心疾首的說道。

「大哥,要不你先用我的丈八蛇矛吧,反正都是槍。」張飛想要將功補過。

「算了,你那根太短太細,我用不習慣。」劉備擺擺手。

關羽放下書,抬起頭看着劉備。

劉備一臉無辜的看着關羽。

只有張飛不明所以的撓了撓頭。

就在這時,隔壁的溱淮樓里突然響起一片吵鬧聲,乒鈴乓啷的亂響。不時夾雜着幾聲怒罵。

「喝花酒的事,回去再收拾你們,現在先去看熱鬧。」劉備說罷一馬當先的沖向溱淮樓。

關羽張飛趕緊跟上。

溱淮樓作為洛陽最大的花樓,其不管是姐姐們的品質還是護衛的武藝都是極高的。

可如今,位列洛陽城十大高手之首的絕命刀程瑜也只能抱着他的長刀看着樓下那公子哥肆無忌憚的砸店。

並不是因為那公子哥武藝比他高,而是因為那人的父親他惹不起,這溱淮樓幕後的老闆同樣惹不起,因為他爹是大將軍何進,而何進的妹妹又是當朝皇后。

所以這叫何壁的公子哥今天就算把這溱淮樓燒了,程瑜也只能任由他燒。

程瑜無奈的看了一眼三樓,雕刻着精緻雛菊圖案的欄杆旁,一名戴着白狐面具的白衣少女正看着下方的情景。

似乎是感受到程瑜的目光,那少女偏過頭來望了他一眼。

就這一眼,程瑜便感覺自己內心那骯髒且卑微的想法已經被看穿了。

是的,沒人不喜歡那少女,她是溱淮樓的花魁——虞妙戈。

何大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