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三國剛下赤兔》[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 第2章 桃花開時弟自來

公元161年7月16日,涿郡有一農戶姓劉名弘,乃是中山靖王劉勝的後代,祖上世代為官,到了劉弘這裡,卻不願致仕,實際上是朝中無人,這個時代做官需要推薦選舉,名為舉孝廉。

這天,劉弘早早的出門下田勞作,臨出門前,弘給有孕在身的妻子煮好了面。

剛在田間勞作一會,忽見剛剛還晴空萬里,轉眼就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弘急忙收拾了東西往家趕,剛跑到家門口便聽到屋內妻子叫喊。

弘忙去鎮上請來接生婆,古時候生孩子沒那麼容易,有一定風險,弘在門口焦急的等待着。

天空中雷聲越來越響,弘擔心這雷聲驚擾到正在產子的妻子,於是對着天空破口大罵。

不一會,風止雷聲停,接生婆出來報喜,生了個男孩。

弘大喜,給兩位婆子一個封了個紅包,等屋內收拾乾淨,弘第一時間進去查看已經的妻兒。

妻子倒是還好,只是有些虛弱的躺在床上,一旁嬰兒車裡剛剛出世的嬰兒卻有些古怪。

只見他目有重瞳,額間伴生一柄槍形胎記,甚是妖艷。

此時他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劉弘看。

劉弘驚奇,他曾聽說孩童出世不哭,將來不是救世之武將就是亂世之梟雄。

於是劉弘給其子取名劉備,字玄德,希望他為人正直善良,德行兼備。

沒過多久劉弘病逝,劉備的叔父劉元起常資助劉備母子倆。

轉眼間,劉備十歲了,劉元起想送劉備去讀書,但劉備不喜書籍,只好舞刀弄棒。

他們哪裡知道,劉備乃是西楚霸王項羽的轉世。而且還是帶着記憶轉的。

十年時間,他已經漸漸適應了劉備這個身份,而他的想法也很單純,終結這漢室江山。即便,他自己就姓劉。

有一次劉備正在後山習武,幾名村裡的潑皮路過,見他小小年紀武藝倒是不低,想拉他入伙,劉備堂堂楚霸王,怎麼可能會加入這種地痞流氓的行列,斷然拒絕,不成想,卻惹怒了那群地痞。

劉備與他們大打出手,別看劉備只有十歲,娘胎裡帶出來的武藝再加上十年苦修(一歲開始練拳),哪是這幾個平時只知道欺軟怕硬的主能夠承受得住的。

打贏了,然後呢?

其中一個地痞家裡有些權勢,事情鬧到衙門裡,劉備從自衛還擊變成了蓄意傷人。

叔父劉元起亦受到牽連。

瓢潑大雨的天里,母親帶着劉備拎着油紙包的吃食挨家挨戶的上門道歉。

劉備站在雨里看着母親低聲下氣的懇求那幫地痞的父母原諒,也是從這天開始,他明白,自己還很弱小,不足以撼動這世界,所以他開始隱忍。

劉備白天幫母親織草席,編草鞋。

晚上偷偷的爬起來練武,母親從窗台上看着,欣慰的笑了,沒過多久劉備的母親去世。

一轉眼時光飛逝,時間來到了184年,黃巾之亂爆發,各地頭裹黃巾起義者眾多,皆是一些平日橫行鄉里的惡徒,藉著起義的名字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這一年劉備23歲,在鎮上賣着他的草鞋,劉備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如今的皇帝昏庸無能,無需自己動手,這江山就會崩塌。

所以他如今做的最多的事,莫過於思念虞姬,偶爾會夢到垓下的楚歌,烏江邊的漁船。

街對面賣綠豆的是關羽,街頭殺豬那個是張飛,三人雖然同在一條街上討生活,但彼此之間很少有聯繫,除了偶爾城管檢查時,張飛會嗷一嗓子預警。

直到皇帝頒佈的討賊文書行到涿郡,三人的命運才交織在一起。

這天,張飛扛着半扇豬肉路過城外的告示欄,就見那圍了兩圈人。

張飛擠進人群,問道,你們都在看啥嘞。

有人解釋給他聽,原來黃巾賊寇勢大,光靠朝廷的軍隊已經無法平叛,於是頒佈詔書,號召天下討賊。

此舉在當時看來是唯一的辦法,卻有利有弊,利則隨着民間力量的加入,平叛進度縮短。

弊端則是平叛後,這些擁兵自重的地方勢力開始暗地裡裂土分封,為日後的亂世之前因。

張飛看罷怒道:「央央朝廷,居然連一群草寇都解決不掉,實在氣人。」

這話恰巧被挑着草鞋準備進城叫賣的劉備聽到了。

劉備放下扁擔打量着張飛。

見他身高八尺,豹子頭,圓眼睛,滿腮的鬍鬚像鋼絲一樣豎著,聲音像洪鐘,樣子十分威武。

劉備說道:「大丈夫不給國家出力,只知在這無人之處大聲咒罵,有甚作用?」

張飛回過頭來,見說話之人身長八尺,身材偉岸,面如冠玉,目生重瞳,額間一柄槍形胎記,英氣逼人。知道也是一豪傑,於是躬身行禮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