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三國剛下赤兔》[人在三國剛下赤兔] - 第8章 洛陽說書人

入夜雨方停,早已回到寢宮的靈帝收到兩條奏報。

第一條是韓崔平的大弟子黃讓之奏,天師韓崔平被無形之水溺死在鼎中,天師二徒弟人梓失足從望星樓落下。靈帝撫恤了天師家人,封黃讓之為新的天師。

第二天是負責押送張角屍體的皇甫嵩奏,車隊途徑管城時,天降巨雷,劈碎了張角的屍骨,劈死了張梁,隨後張梁的屍體自燃,化成灰燼。

靈帝聽聞,大喜,以為老天爺也恨張角。

實際情況是什麼樣呢?時間回放到5個時辰前的管城外。

當第四十九道雷劈到張角身上的時候,大陸上有兩個人發出了嘆息。

一個是于吉,另一個是左慈。

神奇的是,張角借雷電淬體時,左慈仙人就在不遠處看着,也不阻止。

待淬體完成,雙目赤紅的雷魔張角踏足人間時,他才從人群里緩緩走出。

「左慈,你碎我金丹,毀我道行,今天,我就要你血債血償!」

張角舉手投足之間,身體內不斷有雷電迸射而出。

只見他右手一指,一道手臂粗的電弧便砸在左慈身上。

面對張角的雷霆一擊,左慈只用了一根醜陋的木頭就擋住了。

後續的雷電攻擊不管威力多大,砸在這根丑木上,連點火花都沒有。

張角瘋了,他以性命為代價換來的雷電之軀竟然還是敵不過左慈。

張梁也傻了,他看着張角如同惡魔一般的模樣,哭了。

曾幾何時他們三兄弟都是那麼的快活,種着自己的莊稼,想着下一頓吃什麼,後來哥哥跟仙人學了天書,本事大了,野心也大了。

多想回到從前啊,張梁閉上眼,不忍再去看張角的模樣。

「死,死,死,給我死。」

張角全身放着雷電,身周五十米內沒有任何一個活物。

左慈就這樣慢慢的走到他面前,用木棍在他額頭上敲了一下。

張角便暈了過去,這就是守護者的實力么?未免太過恐怖了一些。

左慈用一隻手抓着張角的腰帶,將他提着。

忽然看見囚車裡的張梁,一揮手,囚車粉碎,張梁憑空飛到他手裡。

嗖的一聲,左慈消失在原地。

過了許久,被雷電震暈過去的士兵們才醒轉過來,見沒了張角的屍首,恐皇帝怪罪,於是編了這樣一個謊話。

另一邊,劉備三兄弟也到了洛陽,黃巾賊寇已除,朝廷論功行賞,孫堅朝中有人說情,封別郡司馬,上任去了,劉備在朝沒有關係,被擱置一旁。

劉備三兄弟在洛陽等候許久,都未見朝廷封賞,張飛氣急,嚷嚷着要提着八丈蛇矛戳死朝中小人。

劉備和關羽也不攔他,自顧自的下着象棋。

張飛叫喊了一會,見兩位哥哥都沒來寬慰他,便老老實實的蹲在一旁看兩位哥哥下棋。

倒也怪不得張飛憤憤不平,當初招兵買馬的時候,他賣了莊園和田產,身上沒剩下半文錢,劉備關羽更不用說,都是手藝人,做一天吃一天。

如今新到洛陽,作為首都城市,租房貴得嚇人,而且他們都是武者,每日肉食不斷,賣馬得來的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再這樣下去,可如何是好。

劉備和關羽被張飛的吵鬧聲擾了興緻,無心再下,投子求和。

三人換了便裝來到街上,看着繁華的洛陽城,彼此之間各有思慮。

劉備想的是,如何才能儘快合法的擁有自己的勢力。

猜你喜歡